水缘博客

官场微小说:《局长是君子》

timg (1).jpg

局长是君子

------《对门》续篇
文|谢复根
      权惠民搬到新小区后,不说各方面都心满意足,单在生活习惯上也有了改变。在老小区里,他吃过晚饭就喜欢宅在家里,哪儿都不愿去,搬到新小区后,变得晚饭后喜欢去外面走走,原因是小区边上,有一个颇为漂亮的小公园。

      这天晚上,吃过饭后权惠民照例下楼去外面散步。无巧不成书,在小公园里居然遇上了单位里的新局长。新局长姓秦,是在马小云局长出事后,从郊区相同性质的部门调过来的。这会儿正携着一个四、五岁的小女孩也在散步。权惠民先看见,自然先打招呼:"局长,你也住在这小区?"秦局长见是权惠民,不像在局里时那么威严,而是显得很平易近人,高兴道:“ 我住这里时间可不短,这小区刚建成,我就是这里的住户了。怎么,小权,你也住这儿?以前没碰到过你啊?"权惠民说:“我是新搬过来的,还不到一个月。"权惠民说完看着小女孩,"局长,这是您孙女?"秦局长说:“不是孙女,是外孙女。我女儿女婿在援外,小家伙就放在我们这儿,由我和我爱人管。"他对小女孩,“ 然然,快叫权叔叔。“局长的外孙女很乖,稚嫩地一连叫了两声"权叔叔"。弄得权惠民不好意思了:"然然正乖,叔叔今天没带钱,下次叔叔给你一个小红包。"说真的,权惠民这次随身只带了一部手机,要是带钱了,他肯定会掏钱的。

      散步回家,老婆已做完家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。权惠民刚要开口,老婆说:"老公,刚刚电视新闻播放了,你单位的老局长被判了七年。”权惠民对这话题已经不感兴趣,只说了句“这么快?”,就转移话题说"你猜,刚才我出去,碰上谁了?"老婆说:“这我怎么猜得着,谁?"权惠民有点兴奋:“我们新局长,他也住在小区里,刚才跟他外孙女在小公园散步。”老婆盯着权惠民看了一会。稍带调侃的口气 :"是不是又要蠢蠢欲动了?"权恵民有点生气:“说得那么难听有意思吗?这样好的资源不利用,我傻啊?"老婆说:"你呀,还在做你那个科长梦,有什么好啊,就不能定定心心做个良民?"权惠民说:“亏你跟我做了十多年的夫妻了,我是个想当官的人吗?我是感兴趣那个职务补贴,你也知道,这次换房,家库都清空了,总要想法增加点收入吧?再说,我现在在科里干的就是科长的活!”老婆不愿扫老公兴,就问:"那你打算怎么办?"权惠民说:“一步一步来吧。"

      第二天傍晚,和昨天差不多同一个时间,权惠民又信步走进了小公园。今晚,他要实施他的第一个步骤。

      然而,他在小公园里顺走逆走了半个多小时,也没有遇上秦局长和他的外孙女,不免有点失望。算算时间,估计秦局长不会出来了,就打算打道回府。就在这时,一个五十出头的女人携着一个小女孩迎面走来。权惠民眼尖,一下子认出这小女孩是秦局长的外孙女,携她小手的估计是局长夫人了。他紧走几步,先向局长夫人笑笑,算作招呼,然后对着小女孩,蹲下身,问:“然然,还认得我吗?"然然眨眨眼睛:"你是昨天的权叔叔。"权惠民很开心:“然然记忆力真好,"说着就要掏口袋里的红包,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,"舅妈,你们在这里啊,怪不得我去敲你家门,没一点反应。"老太太一看,乐了:"是林子啊!我本不想出来的,可你舅舅今晚外面吃饭没回来,你外甥囡偏要拉我出来。"。这时,权惠民看清了,来人正是同科室的副科小林。小林也看到权惠民了,就说:”惠民,你认识我舅妈?”。权惠民忙说:"哪里,我和伯母也是刚认识。你们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和老太太打了个招呼,又和小女孩摆摆手,走出了小公园。

      权惠民进家门,老婆老规矩看电视,随口问:“任务完成了?”权惠民摸不着头脑:"什么任务?"老婆说:“红包啊,送出了?“权惠民苦笑一下:“没有。”稍息,说,“还好没有,要不,就扔水里了。“老婆不解:"怎么啦?"于是,权惠民把同科室的副科长小林和秦局长的舅甥关系说了一遍,最后说:“你说,他们有这层关系,我还会有戏?我应该明智一点知难而退才是。“老婆沉黙了一会,说:"算了,不当就不当,做个平民百姓也不错,太太平平不操心。"权惠民没有接嘴,竟自走进自己的书房。

      权惠民的书房已经有点规模了,毛估估,收藏的书总有上万册吧。他这个人不嗜烟酒,朋友也不多,故唯一的爱好就是阅读和写作。和有些人阅读写作有很明确的方向不同,他爱好这些纯粹就是为了让日孒过得充实一些。只是这段日子,为了搬家,为了那个劳什子“科长",书看得少了,写作也几乎停止了。现在好了,家已经搬好,“科长梦"也黄了,他觉得是到了该定定心心看一点书写一点东西的时候了。所以说,进书房前,他还处在心烦意乱的阶段,现在,雨过天晴,豁然开朗了。

      然而,事情的发展有时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权惠民不想那个劳什子科长了,而这个"科长"却来敲他门了。

      大约在新局长上阵仨月有余吧,局里第二次风传各科室最近要有新的人事变动。这天刚上班,局长办公室的秘书小王来告知权惠民,上午抽空去一下局长办公室。权惠民问何事?小王说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权惠民不敢耽搁,小王前脚走,他后脚就跟了出去。权惠民到局长办公室,局长正在看什么文件,见权惠民进来,就示意小王先出去一会。权惠民看局长这么正式,心头倒有点发慌了:是不是局长要撸自己的副科职务,先提前跟自己打个招呼?心头一横:不做就不做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谁知,局长一开口就说:"小权,有没有听到最近局里要进行人事变动的消息?”权惠民点点,表示听到了。局长说:"那你有什么想法?"权惠民没多想就说:"我觉得如果我们科里人事变动,小林当科长是很合适的。“权惠民想,既然自己无望,何不做个顺水人情。局长说:"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问,你对这次局里的人事变动有什么期望?"权惠民抬起头,看着局长,不明白局长什么意思?局长说:“算了,还是跟你直说吧。局里的办公室主任老李下个月就要退休了,你有没有兴趣接他的职务?"这有点出乎权惠民的意料,他张了张嘴,不知如何回答。局长继续说:"我知道你文才不错,这位置应该适合你。“权惠民这才说:“局长,这个我还真没有考虑过,你让我想想。”

      当晚,权惠民把局长的意思跟老婆说了。老婆说:“这你还犹豫什么考虑什么?这么好的饭碗!你不是平时喜欢写写画画吗?"权惠民说:“你知道什么,办公室主任就是个奴才的活儿。我是喜欢写写画画,可那是靠灵感,办公室主任的活靠机械、重复,要我做这个,还不如做我现在的副科。”老婆说:“那你们的科长职务到底花落谁家?”权惠民说:“这还用问‘谁家',当然是局长的外甥小林了。”

      第二天一早上班,权惠民就直接去了局长办公室,向局长亮明了自己的态度,他愿以为局长会因此不高兴,谁知局长说:"你能这样想,我很欣慰,这样吧,我跟局班子的人商量一下,建议由你担任你们科的正科长。"权惠民以为自己听错了:"让我?那小林呢?”局长说:“这个你不用考虑,你不要以为我们是娘舅外甥关系而有顾虑。“局长说最后一句话时,正巧被进来分发报纸的门卫老林听见了。

      一个星期后,局里的人事任命的名单新鲜出炉,其中,权惠民被任命原部门的科长,而原副科长小林被调往局办公室任副主任之职,在办公室主任没有产生前,行使主任职务。

      说实在,这样的任命是大大出乎权惠民意料的。故有一天傍晚,又一次在小公园和局长及他的外孙女相遇,他向局长说出了自己的疑惑。局长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笑笑:"奇怪吗?你没听人说你是我的外甥?"权惠民愣了一下,也笑了。

      散步后各自回家,权惠民在裤袋里攥着红包的手才放开。他知道,局长是好局长真君子,在他面前,试图用金钱探路,那是对其污辱。

(本文系官场微小说(ID:gc-wxs)原创首发,作者:谢复根,浙江嘉兴人,一个喜欢阅读和写作的闲人。)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«   2021年1月   »
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31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文章归档
最近发表
最新留言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Z-BlogPHP 1.6.6 Valyria Theme By 爱墙纸

技术支持:水缘网络科技工作室 【水缘博客】已为大家服务

鲁ICP备13002987号-8   友情链接QQ:593295900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